• <dd id="iqcmc"></dd>
  • 供应紧缺叠加不可抗力,高粘度基础油供应持续紧张

    『欧洲基础油供应预计将会更为紧张』

    为应对日益紧张的供应,欧洲基础油价格延续了大幅上涨的趋势。

    地区内的炼厂准备进行检修,供应情况正在恶化,一方面需求增加,而另一方面现货供应持续短缺,阿格斯亚洲一类油的价格延续了上涨势头。

    阿格斯基础油价格上涨,加上海外对俄罗斯基础油出口的强劲需求,限制了这些油从波罗的海地区运往欧洲。在基础油和添加剂价格飙升的情况下,调油商公司的目标是不断提高成品价格,以维持利润率。如果他们不能获得所要求品级的基础油原料,一些调油商正在考虑减缓或停止润滑油生产。如此快速的价格调整对于成品润滑油来说并不常见。一些卖家正面临着买家对更高价格的强烈反对。

    在东欧有三家炼厂正准备在4月和5月进行检修;地中海的一家大型炼厂也将于4月份开始检修。受供应有限和需求强劲,尤其是高粘度油的支撑,阿格斯二类基础油价格也大幅上涨。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由于产量挤压和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供应已经很有限。由于美国市场上的大多数生产商已经向客户分配了配额,来自美国的发货量可能面临进一步中断。美国油价飙升也进一步削弱了将更多供应转移到欧洲的吸引力。由于缺乏欧洲供应商的现货报价,阿格斯三类基础油价格继续上涨。从亚太和中东海湾到欧洲的出货量已经下降,或者在它们抵达欧洲港口之前就已分配给了客户。

    3月中旬曾有一艘船在驶往亚太地区之前,从地中海地区装载多达一万吨的基础油。该地区的一家三类油炼厂本月正在进行检修。高价格并没有抑制来自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市场对供应的稳定需求。越来越多的海外调油商担心,如果供应不能改善,他们将不得不减产或停产。欧洲炼厂还没有发起散装货的3月份装运报价。

    『东北亚基础油价格上升』

    高粘度油品供应持续紧张, 阿格斯东北亚基础油价格有所上升。

    高粘度油品供应持续紧张的供应反映了中国对此类油种结构性短缺的现状。同时也反映出亚太区市场高粘度油品当前正处于结构性短缺, 其原因在于中国和区域内其他地区正在进行一轮持续且延长的工厂关停检修。

    短缺的现状使得中国买家与区域内其他买家一起竞争这些有限的供应。由于供应紧张, 担心这样价位的可持续性,中国国内买家和分销商的库存都保持在低位,并且越来越倾向于保持这样低水平的库存。因此,在当前的价位水平下, 他们更愿意选择随用随买的采购形式,这样的采购策,略延长能够现货的紧张供应同时保持稳定的需求,同时也在价格一旦开始回落时, 为买家和分销商减少风险敞口。

    为应对上涨的原料成本,一些调油商试图调涨他们润滑油产品的价格,但其价格的上涨幅度远远小于基础油的涨价幅度, 尤其是高粘度油品。另一方面,一些调油商在上调成品价格方面也遇到了困难, 因为这些成品的价格通常比基础油稳定的多。对于绝大部分组成成分为高粘度油品的润滑油而言, 承受着更大的价格压力, 例如齿轮油。

    近期,一些调油商已经告知了他们的主要买家即将进一步上调价格的消息。如果买家拒绝高价格, 他们将终断或暂停供应。一些较小规模的调油商已经暂停了运行, 直到原料成本较现在的水平有所下降。

    根据相关的数据显示,低粘度与高粘度油品在价格上涨方面一直保有差距。不过,近期低粘度油品价格也同样呈现了十分强劲的上涨趋势。国内生产商在二月春节前削减库存之后,在上调价格方面有更大的灵活性,假期后逐步呈现的季节性需求上涨同样也增加了他们上调价格的筹码。

    据阿格斯观察,持续上涨的柴油和原油价格进一步增加了价格上行压力。进口基础油在国内售价的激增也给国内生产商提供了更多涨价的空间, 即便如此, 他们的价格也很有竞争力。更多的生产商也开始以基础油形式出售产品。而此前其中一些生产商以白油形式出售货物, 从而享受与进口货价格相比更有竞争力的优势。

    『光亮油价格上涨』

    一类光亮油价格继续上涨。日本和泰国的工厂检修增加了供应的紧张程度,分销商很难从海外市场买到货物。部分海外供应商几周前已经锁定了光亮油供应,但据阿格斯观察,直到近期这些货物才开始提供给中国市场。

    货物价格反映了当前的市场价格水平,其价位高于几周前采购时的价格。一些货物价格上涨至华东库提价至少14000元/吨 (2164美元/吨)的水平,还有一些报价甚油还需一段时间。

    一些生产商试图锁定俄罗斯生产的SN 1200货物。俄罗斯生产商Rosneft公司二月下旬提供了一批安加尔斯克炼厂生产的2500吨SN 1200货物, 装船时间为3月至更高。中国买家大幅上调竞价价格, 目的是锁定这些货物。但阿格斯的数据显示,波罗的海的买家上调价格的幅度更大, 锁定了全部货物。

    高涨的原料价格,促使买家寻求可替代的产品货物,但他们的选择很有限。据悉有一家国内环烷基光亮油生产商开始转而生产其他产品,未来再恢复生产光亮。

    中石油连续三周上调大连炼厂的一类油品价格。SN 150出厂价上调了450元/吨至7200元/吨。SN 400上调了400元/吨至7350元/吨。此外, 不再提供SN 650货物。

    阿格斯二类基础油价格继续上涨, 尤其是对于高粘度油品。较高的价格仍未能促使区域内生产商将大量货物转而运往中国。生产商有限的回应部分反应了他们自己有限的货物量。一批货量稳定的供应继续运往东南亚市场。进口二类高粘度油品在华东地区的库提价上涨至接近11000元/吨。长协货物价格低于这一价位。低粘度油品价格也继续上行趋势, 上周已经接近8500元/吨价位。

    『国内生产商上调油品价格』

    阿格斯的数据显示,国内生产商同样也上调了价格。其中一些生产商对低粘度油品价格的上调幅度大于高粘度油品。此举缩小了两种油品的价差, 通常情况下该价差水平很大。

    盘锦北沥公司连续五周上调价格以应对坚挺的供需基本面。N150价格上调500元/吨至出厂价7106元/吨。N500上涨了350元/吨至9406元/吨, N100上调150元/吨至6006元/吨。这些货物归类为基础油。

    山东金诚石化也上调了大多数产品的价格。N500上调了500元/吨至8500元/吨, N100上调了150元/吨至4950元/吨。但N150价格下调了150元/吨至5900元/吨。

    中海油惠州炼厂的货物价格也有涨有跌。N150上调了450元/吨至6250元/吨。N60价格削减了100元/吨至5200元/吨。这些货物归类为白油。

    三类基础油价格继续上涨。一些买家从替代生产商那里采购了一些货物, 原因是他们的价格更有竞争性, 尽管这些货物的价格也很高。

    中东原产的4cst和6cst基础油价格又上涨了350元/吨至9250-9350元/吨左右, 8cst货物价格与此价位相比低100元/吨。其上涨速度较慢, 部分原因是这些货物主要出售给长协买家。

    阿格斯华东地区柴油批发价上涨100元/吨至5816元/吨。

    从去年年末开始,基础油涨价的各类信息持续刷爆润滑油行业的朋友圈。凶猛的涨价潮势,不稳定的市场环境,必将淘汰一些质量不过关的小品牌,但同时也有专家表示,润滑油持续上涨虽然是进一步压缩企业利润空间,增加运营成本,但其带来的竞争与压力对行业的发展有着正向的调节作用。总之,无论市场如何变化,积极应对,把握今天,不断提高品质和促进品牌创新,练好内功,管好大局!

    2021年3月10日 15:00
    ?浏览量:0

    新闻动态

    必威电竞